集群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沧州 > 特色文化 > 沧州名人 > 当代名人 > 书画名人
李秀峰

她是当代颇具影响力的女画家,她把情感融入画笔,用美的形式呈现着西部风情,她的画作之中,蕴藉着沧州人的梦想与性格 西部风情入画来

她从泊头市寺门村镇东付庄村走来,如今已是具有国际声望的名画家。虽然以西部画享誉全国,但作品中无不蕴藉着家乡的风土人情。童年的一个梦,让她拿起画笔,选择了与画笔相伴一生。

她,就是李秀峰。在中国画坛上,她和她的画被誉为人美画美品格美的“三美画家”。6月,她将携自己的作品回家乡办画展。这是她离开家乡55年后,第一次回乡办展。

爽朗的笑,无遮掩地表露自己的心迹,敞亮、透明的性格一览无余。与一般女画家相比,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。这种气质渗透到画作中,使她的作品呈现出素雅大气、风骨铮铮、圣洁空灵的艺术品质。

“我是沧州人,沧州人生来就有的豪侠之气,我也继承了吧?”她笑着说。

阵阵笑声中,我们走近了李秀峰。“三美画家” 回眸泊头故土

李秀峰是甘肃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甘肃国画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。她的西部风情画传神入化,被誉为西部画坛“大姐大”。作品《飞天图》搭载“神舟七号”遨游太空;国画《吉祥高原图》悬挂于人民大会堂中南厅;她多次获得“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”、“优秀人民艺术家”等称号。

很多人知道,她以西部风情画享誉海内外,但却并不了解,这些作品中,融入了不少家乡的情愫。

“家乡的风土人情,家乡的水车瓜园,还有家乡的人们,都可以呈现在我的作品里。只不过,他们穿着藏袍而已。”李秀峰说。

家乡泊头,是开启李秀峰生命与艺术之路的起点。

李秀峰的童年时代是在家乡的小村庄里度过的。那时村里穷,遇到旱涝灾年或青黄不接,吃糠咽菜,树皮草根伴随着童年一起成长,虽苦却也快乐。而且童年的她酷爱涂鸦,如痴如醉。

9岁时,她随全家迁徙到甘肃,从此离开家乡。但是,家乡的风土人情却永远刻在了她的脑海中。50多年过去了,回头再看童年、看家乡,李秀峰感慨万千:“美丽的家乡滋润着我的心灵,让我学会用发现美的双眼去捕捉美、描绘美。”

军营生活 奠定巾帼气质  李秀峰与军队有着不解之缘。

1965年初中毕业的她,被学校保送入伍,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女干部。她的丈夫儿女都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,可谓军人家庭。

在部队这所大熔炉里,李秀峰百炼成钢,并在艺术天地崭露头角。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从她的作品参加美展开始,不断的学习观摩、实践切磋,给她奠定了国画创作的根基,开阔了视野,融会贯通了一些绘画理念,开始以生活的深度内涵和历史文化情怀去描绘时代人物和民族精神。

军营22年,她的作品以部队题材为主。多年军旅生涯的锻炼、艺术世界的熏陶,使李秀峰身上有一种飒爽英姿的巾帼之气。这种经历和气质,让她与众多女画家相比,在姹紫嫣红的画坛,拥有一份与众不同的美和独具特质的绘画风格。

一位资深画界评论家曾这样解读李秀峰的画:“我曾几度误解女子的绘画。看惯了描红雕翠的作品,以为泼辣与潇洒的画风与她们难以相提并论。这种传统的偏见在李秀峰的作品前被洗涤得一干二净。从她的绘画作品看,在用笔方面颇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。她胆气过人,笔墨酣畅,具有原创精神。以充盈的个性情感去融合传统内涵与时代精神,极力从传统语言中发现创作规律,并用个性化心态去理解、消化和吸收,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。”

走进西部 再创绘画新境界

1987年元月,李秀峰从部队转业来到甘肃美术家协会工作,她舍弃了很多。但从小形成的人生目标没有变:她要一辈子画下去。不论走在哪里,不论环境、职业如何变迁,她都不言放弃,只要手中有笔、心中有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到地方后,环境变了,描绘的对象也相应改变。李秀峰想突破自己,于是将目光投向西部这片更大的领域。

她开始用脚步丈量西部。伴着“黄沙莽莽漫天卷”的茫茫戈壁滩,她从兰州出发,一路北上,再转而向西、向南,名山大川、荒漠古月、佛窟壁画、残城彩陶……无一不震撼着她的心灵。这里曾是河西走廊,汉唐文化源远流长;中国的母亲河——黄河从这里流过,是中华文化的活水源头;这里是多个少数民族聚居区,不同的民族文化、性格和色彩,吸引着画家的眼球。还有那悠扬的骆铃,那“挟万里飞沙以壮游,抱千年古月以醉眠”的独特气候和生活习性,那纯朴、善良而真诚的西部人民……让她感叹:西部真大!真美!真纯!这不正是自己的精神家园吗?

带着激情,她投入新的创作中。

那年去青海湖边采风,在众多衣着鲜艳的藏民中,她看到了一个十几岁的藏族小女孩儿。小女孩儿大大的眼睛、纯净的面庞、流利的汉语、漂亮的民族服装和配饰,一下子吸引了李秀峰。从此,她跟女孩儿成了朋友,到现在已经交往了十多年。女孩儿也在无形中启发了她,让她的画作呈现出一种天然之美。李秀峰说,她感谢每个采访过的人,是他们让她找到了创作的灵感。

画如其人 洁净如玉清如水

很多人说,李秀峰的作品有一种澄明的意韵,无论是《天界梵音》的宗教感悟,还是《大漠行旅》的人间亲情,或是《牧牛图》的童趣、《天路图》的虔诚、《牧归图》的喜悦,都释放着一种天然的圣洁、善意与空灵。

这,也许正是李秀峰借助画笔所流露的内心世界:洁净如玉,清明如水。

现实中,李秀峰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她为人真诚善良。在美术创作这条路上,她放弃了很多,可以说是除去了世俗的功利,看淡宠辱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每次作画时,她总要打开CD,让藏歌在自己耳边流淌,手拿画笔,一边作画一边和着音乐歌唱。画到兴起处,还会手舞足蹈。

藏族人民和藏族文化,是她画作中着力表现的一大题材。藏传佛教第三大寺——拉卜楞寺院坐落在大夏河畔。这里的壁画、雕塑、文化、民风、习俗都弥漫着强烈的宗教色彩和美学思想,也启发着李秀峰纯洁向善的心性。那数不清的藏族老者、热情少妇、憨厚汉子、羞涩少女、强健的儿童,还有活佛僧侣、牦牛胡羊,都从她的笔下呈现出来,形神具备。

藏族人民非常认可她的画。还有人问:“你是不是藏族人?”“你为什么喜欢藏族题材的绘画?”甚至还有人说:“你长得像藏族人。”一些藏族朋友还找出证据:早在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成婚的时候,就有很多藏族人来到中原,并以当时的国姓李姓命名。“也许,你就是我们唐代东迁的一支后裔。”每当这时,李秀峰常会哈哈大笑起来。其实,是不是藏族后裔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通过画,她与藏民真正融合在一起了。

绘画的时候,李秀峰还有一个特点:总是跟着画中人物的感情走。她爱美爱笑,爱交朋友,也爱旅游。所以,画中人也美,也笑,只是笑的味道、感觉、层次不同。“每次画画,都是享受,是彻底的放松!”她说。

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,西部的人物和山水呼之欲出:幸福慈爱的妇女,稚朴憨拙的牧童,恢弘大气的高山,澄明广朗的夜空……这是点墨色块与完美人性、磅礴自然、纯净精神的统一,是画家内心追求至真至善至美与娴熟精湛笔墨的完美结合。画作昭示着李秀峰笔下“物我两忘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大美境界和“淡泊自然”、“心珠独朗”的魅力人格,而这,也正是这个时代所倡导的精神之花。

 

关于本站      联系我们      法律声明     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