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群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沧州 > 特色文化 > 沧州名人 > 古代名人
王 翱

 

明史文载

王翱,字九皋,盐山人。永乐十三年,初会试贡士于行在。帝时欲定都北京,思得北士用之。翱两试皆上第,大喜,特召赐食。改庶吉士,授大理寺左寺正,左迁行人。   

宣德元年,以杨士奇荐,擢御史,时官吏有罪,不问重轻,许运砖还职。翱请犯赃吏但许赎罪,不得复官,以惩贪黩。帝从之。五年巡按四川。松潘蛮窃发,都督陈怀驻成都,相去八百余里,不能制。翱上便宜五事:请移怀松籓;而松茂军粮于农隙齐力起运,护以官军,毋专累百姓,致被劫掠。吏不给由为民蠹,令自首毋隐;州县土司遍设社学,会川银场岁运米八千余石给军,往返劳费,请令有罪者纳粟自赎。诏所司议详运粮事,而迁蠹吏北京,余悉允行。   

英宗即位,廷议遣文武大臣出镇守。擢翱右佥都御史,偕都督武兴镇江西,惩贪抑奸,吏民畏爱。正统二年召还院。四年,处州贼流劫广信,命翱往捕,尽俘以还。是年冬,松潘都指挥赵谅诱执国师商巴,掠其财,与同官赵得诬以叛。其弟小商巴怒,聚众剽掠。命翱及都督李安军二万征之。而巡按御史白其枉,诏审机进止。翱至,出商巴于狱,遣人招其弟,抚定余党,而劾诛谅,戍得,复商巴国师。松潘遂平。六年代陈镒镇陕西,军民之借粮不能偿者,核免之。   

七年冬,提督辽东军务。翱以军令久驰,寇至,将士不力战,因诸将庭谒,责以失律罪,命左右曳出斩之。皆惶恐叩头,愿效死赎。翱乃躬行边,起山海关抵开原,缮城垣,浚沟堑。五里为堡,十里为屯,使烽燧相接。练将士,室鳏寡。军民大悦。又以边塞孤远,军饷匮,缘俗立法,令有罪得收赎。十余年间,得谷及牛羊数十万,边用以饶。   

八年以九载满,进右副都御史。指挥孙璟鞭杀戍卒,其妻女哭之亦死。他卒诉璟杀一家三人。翱曰:“卒死法,妻死夫,女死父,非杀也。”命璟偿其家葬薶费,璟感激。后参将辽东,追敌三百里,事李秉为名将。 十二年与总兵曹义等出塞,击兀良哈,擒斩百余人,获畜产四千六百,进右都御史。十四年,诸将破敌广平山,进左。脱脱不花大举犯广宁,翱方阅兵,寇猝至,众溃。翱入城自保。或谓城不可守,翱手剑曰:“敢言弃城者斩。”寇退,坐停俸半载。   

景泰三年,召还掌院事。易储,加太子太保。浔、梧瑶乱,总兵董兴、武毅推委不任事,于谦请以翁信、陈旺易之,而特遣一大臣督军务,乃以命翱。两广有总督自翱始。翱至镇,将吏詟服,推诚抚谕,瑶人向化,部内无事。明年召入为吏部尚书。初,何文渊协王直掌铨,多私,为言官攻去。翱代,一循成宪。 天顺改元,直致仕,翱始专部事。石亨欲去翱,翱乞休。已得请,李贤力争乃留。及贤为亨所逐,亦以翱言留,两人相得欢甚。帝每用人必咨贤,贤以推翱,以是翱得行其志。  

帝眷翱厚,时召对便殿,称“先生”不名。而翱年几八十,多忘,尝令郎谈伦随入。帝问故,翱顿首曰:“臣老矣,所聆圣谕,恐遗误,令此郎代识之,其人诚谨可信也。”帝喜,吏部主事曹恂已迁江西参议,遇疾还。翱以闻,命以主事回籍。恂怒,伺翱入朝,捽翱胸,掴其面,大声诟詈。事闻,下诏狱。翱具言恂实病,得斥归,时服其量。   

五年加太子少保。成化元年进太子太保,雨雪免朝参。屡疏乞归,辄慰留,数遣医视疾。三年,疾甚,乃许致仕。未出都卒,年八十有四。赠太保,谥忠肃。

逸事

王翱请客
 

古人云:“守身如玉当慎初”。身为朝廷命官,王翱始终不忘这句古训。   

王翱从小家贫,年幼时受到过许多父老乡亲的帮助。做官不忘故乡情,王翱想请请众乡亲。乡亲们像过年一样,换上干净衣服来到王翱家作客。都说“王翱小子有良心,当官不忘穷乡亲。今儿个总算借王翱的光,开开眼界,开开胃口了”。终于开席了,先上了一桌子北京西山的“一兜蜜”大红柿子。这穷乡僻壤很少吃到柿子,大家都忘了礼让,只听见排山倒海、呼啸龙吟的吃柿子的声音。 其中有个叫王二噶古的,却只吃了一个柿子——他等着吃下面的山珍海味呢。可是柿子吃完了,天都快黑了,却连一个冒着热气的菜也没等来,更别说什么山珍海味、珍贵名酒了。大家私下里议论开了:“做了大官还那么小气,真扫兴!”王二噶古只吃了一个柿子,心里更是不甘:“甭看对大伙这样,他自己还不知吃什么山珍海味、燕窝鱼翅呢。我倒要你家看到底吃什么饭”。第二天早饭时候,二噶古装着串门到王翱家,一进门,“哧”的一声,衣裳挂在了破损的门板上,扯了一大块;接着进屋,“梆”的一声,额头又碰在了上底矮的门框上,疼出一身汗。再一看王翱吃的,高粱窝头玉米粥,大葱抹酱腌咸菜,这不还是庄稼饭嘛。再看王翱吃得满脑袋是汗,还不住的尽让。二噶古觉得胡猜疑对不住王翱,有些不自在,一动弹,“叭叽”一声,摔了个腚呱子。原来椅子有两根腿是叫木橛子顶住的。二嘎古一出王翱家的门,人们就都知道了:王翱是个清官,和咱老百姓一样穷。

跑马圈地

王翱出身贫苦,他的“草根情结”使他居庙堂之高也有着心系天下苍生的心怀。   

黄骅县 ( 古属盐山 ) 羊三木村东有一块方圆不到二、三百米的碱疙瘩地,叫“天官地”,这里是近海滩涂的荒碱野洼,常年寸草不生,王翱“跑马圈地”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。   

王翱文韬武略,为大明江山和黎民百姓立下汗马功劳,被皇上封为“吏部天官”。回到家里,全家老幼欢天喜地;王翱却心事重重,愁容满面。令一家人好生纳闷。原来,皇上不光给王翱封官,还封地。赐给他一匹枣红骏马,让他扬鞭打马,跑到哪里就归他占有。封地会给百姓增加负担;不从,又属抗旨不遵,忤逆犯上。常言道:“穷人三件宝,丑妻薄地破棉袄”,土地,那可是百姓的命根子啊!王翱本庄稼汉出身,得了高官厚禄,怎能忘了受穷的百姓?左右为难,紧锁眉头,倒剪双手,在厅内踱来踱去,以至彻夜未眠。   

第二天,王翱备百丈长绳,骑着御赐高头大马,到了不见兔子不见獾的盐山大碱洼。盐山本是苦海沿边,遍地盐碱,羊三木一带更是不毛之地,到处白茫茫一片。多少年来,这里流传着一首歌谣:“野洼数百里,一望尽荒凉。千里盐碱地,饿死兔和狼”。   

王翱在羊三木下了马,命人楔一铁橛,用长绳拴上马缰,照着马屁股啪啪两鞭子,那骏马扬鬃奋蹄,围着铁橛飞跑起来。老百姓见了不知干什么,便问差役,差役说:“王天官让跑马拣 ( 碱 ) 地哩。”从此,黎民百姓更加钦佩王翱了。   

后来,王翱随皇上巡视到盐山。皇上见遍地盐碱,如同霜雪,到处是黄须菜,小狗棵,很少有庄稼。到了王帽圈村,见王翱的房舍简陋破旧,土房土屋,连砖都没有,房上还没梁。皇上很吃惊,指着房顶子说:“老爱卿,你这没有梁(粮) ? ”王翱听了,灵机一动,赶紧叩头道:“谢主隆恩。盐山苦海沿边,不生五谷,谢万岁免征钱粮。”皇帝见王翱机智,此地又确实贫困,就答应从今免征此地钱粮。

寸步不让

《明史》本传说:"翱在铨部(吏部),谢绝请谒,公余恒宿直庐,非岁时朔望谒先祠,未尝归私第”。为了谢绝请托、秉公办事,王翱甚至住在了公署,常年不回家。所以在他任职期间,“门无私谒,权势请托不敢行”。   

《记王忠肃公翱三事》中记载了这样两件事:   

王翱只有一女,许配贾杰为妻。贾杰在京城附近做一小官,王翱夫人十分疼爱女儿,常常打发人去接女儿来家住住。每次去接,贾杰总不让走,还埋怨说:“如果调我到京城,你们母女就可以天天在一起。岳父身为吏部之长,手里掌着调派大权,调我易如反掌,连这点小事都不办,你也就别想回家了。”王翱的女儿也无办法,于是给老母亲捎了信去。   

中秋佳节,月明星稀,王翱全家老幼在院中纳凉赏月。王夫人殷勤备至,“置酒跪白公”。王翱竟“大怒,取案上器击伤夫人”而且王翱竟十多天住在公署没回家。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调进京城。   王翱的孙子王辉乖巧伶俐,很得爷爷喜欢。一天,王翱正在书房看书,忽然王辉推门进来,高兴地说: “爷爷,我要参加秋试。”说着,拿出官方印的试卷交给王翱。王翱拿着试卷皱起眉头,心想:阿辉没念几天书,仗着自己的声望入了太学,现在考场弊端很多,想到这里严肃地说:“阿辉,你确有真才实学,我怎么能埋没你的才学 ? 可的书底儿我还不知道吗,若遇到糊涂主考官,你考取了,却误了另一个穷秀才的前程。你吃得好穿得暖,何必强所不能呢 ? 还是别考了。”说着将试卷给烧了。望着腾起的火焰,当爷爷的还不忘唠叨几句:“堂堂正正,诚实正直才是七尺男儿的本色,才能让人觉得至尊崇高!”   

----在原则面前,王翱对家人简直达到了寸步不让的地步

宝归原主

王翱在辽东监督军务的时候,和一个监军太监荣公相好。以后王翱由两广总督升任吏部尚书,回京就任,便寻找过去在辽东同事的监军太监荣公的后代。后来找到了他的两个侄子,王翱便请到府内,对他们说:“你们叔父荣公为官清廉,恐怕给你们遗留的财产不多,日子不富裕吧。如果有什么困难可到我府领取。”二人心想:哼,好话好听吧!你这穷官,还有银子帮助我们 ? 不过说句客气话罢了。就随便说了声:“好吧。”以后,王翱见了荣公的两个侄子总是问他们,日子难不难,是否需用银两。一连几次。二人好生奇怪,商量说:“既然王天官经常问,必定真心实意,咱写一张买房契据,看他怎样 ? ”于是二人写了一张假房契,列价五百两银子,便带着去天官府,见面寒暄以后,王翱又问起是否困难,二人见问,双手呈上房契说:“买了一所房子,准备开座小店,无钱还债。”   

王翱看过房契,微微一笑,取来一件皮袄。两个人心里纳闷,心里说,怎么样 ? 到真事上就完了!二人好生不快。这时就听“哧啦”的一声,王翱将袄撕开,取出一个红包来。二人瞠目结舌。这是什么 ? 只见王翱笑嘻嘻地将红包递给他俩。二人接到手里一看,上写两行蝇头小字,是先人荣公的笔迹。写的是:赠王都察院惠存,荣顿首拜。封固完好。二人纳闷,这是什么呢 ? 王翱示意拆封。拆开一看,嗬,亮晶晶,光闪闪,耀人眼目。两人都惊呆了。原来是两对明晃晃的宝珠。二人心发热,眼发酸,噗通一声给王翱跪下了,含着满眼泪水说:“王大人,这宝珠是先人给您老人家的,小侄万万不敢收。”王翱闻听哈哈大笑,扶起他们,说:“俗话讲,物归原主。在辽东时,我与荣公志同道合,共抗外侮,结成莫逆之交。我调两广,离别时,荣公非赠给我先皇所赐宝珠不可。盛情难却,我便收下了。现在你们困难,就拿去置点产业吧。二人听罢,感动得热泪涟涟。心里话,王天官真是清官,名不虚传啊 !

关于本站      联系我们      法律声明     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