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群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沧州 > 特色文化 > 沧州名人 > 近现代名人
郭长生

 郭长生(郭燕子)(1896 ~ 1967),生于河北省“武术之乡”沧州,他受家乡习武之风的熏陶,自幼酷爱武术,天资聪颖,臂力过人,天生一副健壮身板,行拳过手,出掌不见手,人过一阵风,故武林誉为“郭燕子”,精于刀、枪,剑等十八般兵器,技击,摔,拿,均有绝妙之处,实为我国近代武林高手,一代宗师。

郭长生幼年家贫,父早亡,与其母相依为命,过着清贫的生活。他受孙中山先生“武术强种救国”影响,怀着武术救国之志,越1916年,应招到保定三省巡阅使署曹锟的卫队武术营刀连为伍,拜武术大师刘玉春为师,学通臂,苗刀,左把枪等,由于郭长生勤学苦练,乐此不疲,加之性格忠厚,平易近人, 因此深受其师刘玉春的重视和喜爱,刘玉春进而把自己的全身武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郭长生,所以郭的功夫日益扎实,逐渐受到曹锟的赏识。后来郭被调到后府,做曹锟贴身护卫。1923年曹锟当上大总统,郭长生随之进驻北京中南海,从此他成了曹锟的亲随人员。

第二次直奉战争——曹锟失败下台,郭又跟鹿钟麟当随从副官,这时军阀混战,民不聊生,郭长生积愤辞官不做,回归故乡居闲。

1928年中央国术馆在南京成立,张之江馆长特邀郭长生到馆教授苗刀,这种苗刀技术,在馆内很快引起学员们的兴趣,因此国术馆把苗刀列入基本教材,定为必修课之一,郭长生在国术馆培养了大批苗刀技术人才。1930年郭被选派到国民政府外交部,兼任国术教官。

1928年,中央国术馆在南京举行第一届全国国术国考,郭长生以中央国术馆成员身份参加了国考,参加这次国考的四百多人,每个参加者必须首先参加预考,比刀、枪、剑、棍、拳,预考合格后,才能参加对抗赛。对抗赛分摔跤、散打、长短兵器,这样一来一来,原报名的四百多人,除被淘汰及弃权者外,只剩下三百三十三名参加对抗赛。预定取最优等者十五名,但比赛最后结果,产生了十七名,这十七名是朱国福、王云鹏、张长文、马裕甫、张洪振、窦来根、杨法武、杨世文、顾汝章、王成章、朱国祯、张维通、朱国禄、马承志、胡炯、郭长生、杨松山。这十七名的武功水平,不相上下,各有千秋,都属强者。

以上十七名没再继续比赛下去,其原因一是本届国考拟定选拔十五名,以充实国术馆教学,不分胜败名词,以便将来在一起共事。二是会期已到,怕大量超资,无法解决。三是从对抗形式开看,比赛越比越厉,均为强者,恐出伤亡事故,因此没再往下比赛。

但是原定取十五名最优等者,已由冯玉祥将军准备了十五份奖品,十七名的奖品怎样分配?“场上一分钟,场下十年功”。经过预赛到对抗赛,好不容易打入十七名行列,把哪两位降到优等行列?这是很难解决的问题,经过讨论,乃由张之江找到郭长生、杨松山说:“二位凭自己的武功打入十七名最优等行列,给个人和本馆争得荣誉,本应享受最优等奖励,奈原定取十五名,这时不便更改,而且冯玉祥将军早已准备了十五名的奖品,十七名无法分配。本届国考主要是选拔人才,以充实教师阵容,二位已经在本馆任教,因此,拟将二位列入优等榜首,除享受优等奖励外,再以冯玉祥将军名义,加赠每人龙泉宝剑一把,不知二位意下如何?”

郭长生、杨松山是中央国术馆的教师,和张之江是领导属员关系,而且张之江的为人,深得郭、杨的尊重,张馆长这一席话,郭、杨欣然同意。至此,这项很难解决的问题,很顺利的解决了。从此张之江馆长对郭长生特别喜爱,倍加器重,誉郭为本馆杰出教师中的教师。

七、七事变,郭长生正在家休假,未随中央国术馆内迁。在家株守,闭门练武,艰苦度日,决不给日伪做事。驻沧州日军得知郭在家赋闲,曾三次派人重金礼聘郭长生,向日本人教授苗刀,均遭郭拒绝,郭执意“誓死不当亡国奴”。他这种高度的民族气节,至今为乡里人所称颂。

郭长生一生授徒众多,大多数是武林佼佼者,如曹晏海在杭州武术游艺大会擂台赛上,击败了各路武林高手,最后与名震上海的“江南大侠”刘高升做最后决赛,经过激烈角逐,曾三次打倒刘高升,获得擂台赛第一名,郭长生的学生可谓桃李满天下。

郭长生生有二子,长子瑞林,原任沧州市武协副主席,次子瑞祥,原任沧州体校高级讲师兼沧州武术馆馆长。

郭长生逝世于1967年,因患食道癌医治无效,不幸逝世,享年七十一岁。


 

关于本站      联系我们      法律声明      网站地图